酒十八

【山花/白魏】 入药

攒钱给老王买GTR:

设定:人鱼勋。恋爱病设定:只知道甜蜜,不知道痛苦。


借用身份:白厨神/魏了爱




情节紊乱,全靠脑补。突然结尾型。




一发完。1.5W




有的时候吧,恋爱是病,感情的基础是痛苦和对痛苦的体谅。因为疼才会理解,才会爱。     入药

不甜才怪:

互戴眼镜梗的情头一套(◍´꒳`◍)!

点击小红心就送NZND周边卫衣帆布袋啦 (*≧▽≦) !!(后面两张是p着玩的别当真wwww

山花CP 文章集合

KeshiaBBB:

 最近突然萌上山花,简直让我这个CP女孩甜的不能自已,所以我要把lo上看到的好看的文文都要给大家推荐! 你们!全都!去看!太甜啦! 


BTW 这一帕都是ABO(是的,我就是喜欢这个设定~(✿◡‿◡)




1、【白魏】燥(上) ABO


      【白魏】燥(中)ABO


      【白魏】燥(下)ABO


 @垃圾作者 


白魏校园,这一篇太太太太太好看!!! 疯狂给大大打call。


2、【白魏】浪漫不停歇(1)


@甜甜的苏酒


   非常温馨了,小白对大勋温柔的爱真的很感动。


3、【白魏/ABO】我们结婚了 01


      【白魏/ABO】意外惊喜


 @Flying Myself💋 


   又是ABO梗特别新颖,很好看。


4、【山花】吃醋(ABO)


 @莫北有瀛 


别多说了,快上车


5、【白魏/ABO】小明星。(一)


 @原味双皮奶! 


大佬和小明星的故事,大佬白可以说是很A了。


6、【白魏/ABO】去冰半糖(一发完)


【白魏/ABO】比较甜(一发完)


【白魏/ABO】误会(一发完)


  @想吃火锅  


全是校园AU,很甜,好喜欢纯纯的校园爱。



【山花】最佳暗恋

阳春白雪:

*终于!有机会写花吐症这个梗了!


*花吐、吐花傻傻分不清


*这是一篇来自暗恋者的倾诉


*私设‼️:吐花者一旦开始吐花就停不下来,未能得到暗恋对象的芳心将会永远陷入昏迷(不是死亡)








01


                      知乎今日话题:最理性的暗恋是什么样子?


                      587万热度




最理性?魏大勋看了看回答区稍稍撇了撇嘴,手指向右一滑退出了这个话题然后又迅速往下滑去。




“大勋!”




只听砰的一声,休息室的门被风一样的人影撞开,等魏大勋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沙发上到处乱翻。




“鬼鬼,你干啥啊,我这又没有证物可以搜。”




鬼鬼一边往沙发深处扒着,一边回头望了望坐在化妆台上的魏大勋,眼睛在眼眶上咕噜一转,蹭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下来冲向魏大勋,“不许动!”




魏大勋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鬼鬼,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然后魏大勋的手机就在鬼鬼的冲击下以一种优美的弧线翻转跳跃然后掉在了地上。




“啊!!!鬼鬼,那是我手机!”




鬼鬼看着地上的手机,原本要抓魏大勋领子的手悬在半空,她尴尬的冲魏大勋傻笑着,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头,“大勋,我不是故意的,撒老师说你这屋里有下期的惊喜,找到的人就可以当下一期的侦探。撒老师不会骗人的!”




魏大勋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往身上蹭来蹭左右看了看,确认手机上没有裂痕还能开机使用后,一手使劲的揉了揉鬼鬼的头,脸上的笑容越变越大,嘴角的梨涡愈发明显,“撒老师那个狗头侦探说啥你都信啊,说不定就是想把你吱走然后去拿你房间里的零食吃!你现在回去他说不定还能留点渣给你。”




“什么?”鬼鬼一手扒开头上的手,想了想在自己休息室时撒老师和自己分享“找礼物得侦探”这个好消息时那一脸的坏笑,一双乌黑的眼睛立刻瞪的像铜铃一样,“我马上就回去!”




说罢朝门口冲去,过了好一会又折回来扶着门把喊了句“大勋,手机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以后我的零食就是你的!”,然后将门把一甩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魏大勋无奈的看了看自己休息室的门又摸了摸刚刚才受过伤害的手机,过了半响弱弱的说道:“那我谢谢您了,咳咳咳——”




几朵花瓣就这样从魏大勋的嘴里飞了出来。




???啥玩意这是???




“我——咳咳咳——”




然后更多的花瓣从魏大勋的嘴里喷了出来,接着一股恶心感从他的胃里悄然升起,还没等他自己反应过来喉咙里有一堆东西涌来出来。








02




被鬼鬼揭穿真面目的撒老师乘她跟何老师告状的机会,偷偷的从演播大厅逃了出来一路直奔魏大勋的休息室。




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魏大勋捂着胃嘴里吐着花瓣,还好吐的只是花瓣,撒老师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胃,等等?




“花瓣?!”




“撒老——咳咳咳——”魏大勋看着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一个磅砣的撒老师,有些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一天两天的大家怎么都不敲门呢?




“不是,大勋你这是怎么了?”撒老师立刻把门关上,小跑走到魏大勋面前将他扶到一旁乱糟糟的沙发上,帮他顺了顺背,“你是不是吃坏什么了?怎么还吐起花瓣来了?”




魏大勋也很困惑,但他现在难受的根本让他无法思考和回答,每说一个字嘴里就会喷出一朵花,喉咙处的疼痛就如同锋利的刀片割开一样,胃部更是配合着疼痛兴风作浪。




“呕——”




这次魏大勋不仅吐出了花瓣,还吐出了血,一旁帮忙给他顺背的撒老师吓了一跳,立马要去门外找工作人员帮忙,却被魏大勋一把拦住。




“我、我等会,等会就好了。”




被拦住的撒老师叹了口气,将魏大勋扶回沙发上后,从化妆台上的热水瓶里倒了些热水递到魏大勋的面前,帮着他喂了几口水进去。水的热意慢慢从胃里散开,魏大勋缓了一会后胃里的疼痛感渐渐消失,喉咙里的阻塞感也消失不见,“我、我没事了。”




“真的?你是不是胃病犯了?不然怎么会咳血了?”




“我胃挺好的啊,吃啥啥嘛香,昨晚还和小白一吃的火锅呢。咳血该不会是最近火锅吃多了,上火?”




“那这花……”




撒老师和魏大勋一齐看向地上那一堆花瓣,然后互相看了看彼此,心有灵犀的走到花瓣前蹲下来仔细观察起来,为此撒老师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眼镜戴在脸上。




“你这吐的花里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吧?”撒老师看着花堆,左瞧瞧右看看就是不肯下手碰。




“啥意思?”




魏大勋抬头看了眼撒老师,然后一把按住撒老师的头要往花堆里按,多亏撒老师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魏大勋罪恶的大手往后一转,魏大勋疼的龇牙咧嘴,脚一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看你小子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疼死你算了!”




“屁,我跟你说我既然能吐花,你就别在这跟我动手啊,小撒,不然我嘴一张让你淹没在花海里,让你成为这期的第二个命案。”




“啊呸,你可拉倒吧,吐两片花瓣就能淹死我,那我岂不是能烧死你?”撒老师一边跟魏大勋贫嘴,一边拿着地上的花靠近自己的眼镜仔细打量了起来。








03




“你是说大勋吐了一堆樱花瓣?”何炅有些狐疑的看着撒贝宁那一本正经的脸,原本想要质疑他这个明灯故意在搜证时间捣乱的话语只能咽进肚子里,虽然撒贝宁经常性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但像今天这样严肃的如同在播《今日说法》一样还是头一回。




“真的!我仔细观察了他吐的花瓣,有粉有白,而且花瓣先端缺刻、花色幽香艳丽——”




“打住!”何炅一把抓住撒老师那一科普就要伸出来的食指,颇为疑惑的说,“就算那是樱花瓣,可是大勋又不是树,怎么可能喷花呢?撒明灯你该不会是这一期的凶手想要来混淆视听?”




撒贝宁看何炅一脸不信的样子,立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方巾,然后看了看在另外一边认真搜证的小孩们,放心的拿给何炅看。




“就算真的是大勋吐出来的,你居然还戴着,还拿帕子装起来?”




“这是侦探应该做的!”说着撒贝宁骄傲的扬了扬头。




在一边和魏大勋搜证的白敬亭看到两位犯罪嫌疑人在一旁的角落里嘀嘀咕咕个不停,撒老师更是高兴的昂着头,脸上的褶子都能成花了;他皱了皱眉拍了拍魏大勋的肩膀问道:“你说双北老师在那里干什么呢?”




魏大勋随着白敬亭的目光看向角落里的两位老师,心里嘀咕道“撒老师该不会跟何老师说我今天吐花的事了吧?”




“不应该啊……”




白敬亭转头看向魏大勋,一只胳膊靠在魏大勋的肩膀上,笑着说:“什么不应该?不会你是他俩的帮凶吧?”




“啊去,哥哥我才不是凶手呢,只是——呕——”




话还没说完,魏大勋就觉得喉咙里要涌出些东西,胃也开始翻江倒海,他习惯性的弯下腰捂住胃,嘴止不住的呕起来。原本靠着魏大勋的白敬亭突然落了空差点摔倒,本来想怼上几句却看到魏大勋捂着胃吐了起来,连忙将蹲下来将他抱进怀里。




“别拍了!大勋他——”




本来着急的白敬亭看到魏大勋吐的东西更是被惊的说不出话来,听到动静的工作人员和何老师等人正准备走过来却又被白敬亭一声喝住,“别过来!”




“我是说大家不用担心,大勋只是不太舒服,我扶他去休息室就行。”








04




“所以大勋是真的吐花了?”何炅看着白敬亭手里的花,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还是说小撒你把小白给带坏了?”




“什么玩意?我是这样的人儿么?”撒贝宁跺了跺脚,拿起白敬亭手里的花瓣就要往何炅头上砸。




“是真的,”白敬亭也管不上眼前两位加起来都快一百多岁的老师在休息室里快打起来,怀里的魏大勋刚刚在演播厅猛的一吐现在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可额头上的冷汗却不停的冒着,他手里也没有纸巾只能拿袖子给魏大勋擦汗。




“大勋怎么样了?好些了么?”王鸥跟鬼鬼一起走进休息室,一进屋就看到何老师跟撒老师在那里玩花瓣玩的不亦乐乎,而魏大勋脸色苍白的躺在白敬亭的怀里,白敬亭急的也脸色发白。




“好多了,至少没再吐了。”




“可是大勋怎么会吐出花来?昨天我去他休息室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啊。”




“诶诶诶,麽有的事,”撒老师终于从打闹中清醒了过来,找了一旁的沙发坐下翘着二郎腿慢慢的说道:“昨天你去过之后,我跑到大勋那的时候他正好在那吐的昏天黑地的,吐的也是花瓣,而且还咳血了。”




“那这到底是什么病啊,要不咱现在带他去医院看一下吧。”




“别,何老师,”撒老师伸了伸手示意何老师不要着急,推了下眼镜说,“我昨晚熬夜查了一下,这是一种很奇特的病,名叫花吐症,症状就跟大勋现在的一样,但是症状的起因却特别奇怪。”




“因为暗恋郁结成疾,嘴里会吐出花瓣,短时间内如果没有让暗恋对象知晓,就会永远昏迷……”白敬亭接着撒老师的话说了下去,眼神却一刻都没有从魏大勋身上移开,他心里莫名觉得古怪却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只能不动声色的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一些。




“那,只要找到大勋喜欢的人不就行喽?”




“你这脑袋果然价值两亿啊,”撒老师恨铁不成钢的敲了一下鬼鬼的脑袋,“这么多人上哪找去?”




“那就问咯,撒撒你才笨咧!”




“你要是问能问出来的话,他还至于到现在躺在小白腿上不起来么?早就撒丫子跑去找人了!”




所有人的目光因为撒老师的这句话全都聚集到魏大勋的身上,白敬亭更是推了一把在他怀里的魏大勋,“诶,我们都担心你呢,你怎么跟看相声似的还听上了,有话就说。”




“大勋你说出来你喜欢谁,我们帮你出谋划策啊!”




魏大勋眨了眨眼一骨碌从白敬亭怀里起来,坐在一旁低着头也不说话,鬼鬼看着急的抓着王鸥的衣袖上的扣子揪来揪去,王鸥也只能轻拍鬼鬼的头以示安抚,何老师看着魏大勋的样子心里也有几分了然,于是出声安慰道“大勋可能是害羞了,但这么多年我都没听说过花吐症,而且也没有类似的医学案例发生,撒老师跟小白所知道的也不一定是全部,而且我觉得大勋他自己心里有数。”




“这倒是真的,我找了一晚上也只找到了花吐症的一星半点,而且跟小白说的还有些差别。”




“那就让大勋先休息会吧,毕竟这是他私事,我们也不太好插手,但是有困难我们肯定会竭尽全力帮忙的。”说着,王鸥走到魏大勋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对大家说:“我们也在休息室里待挺久了,演播厅那边估计都炸了,我先出去跟他们说一下。”




鬼鬼见状连忙跟着王鸥一起出去,临走时还鼓励大勋道:“大勋,喜欢就要勇敢追求哦!”




王鸥和鬼鬼离开后,原本沉默的魏大勋突然说道:“可是我不敢追。”




何、撒、白三人同时愣在那里,还是何老师反应的快问道:”为什么啊,大勋?”




“是啊,为什么啊傻小子?”




魏大勋撇了眼身边的白敬亭,一咬牙说道:“万一他知道我喜欢他呢?”




撒老师一听这话笑的合不拢嘴,“唉哟,哪家的姑娘啊,我去好好跟她聊聊先。”




“不、不是女的……”




“嗯???”撒老师看着魏大勋那憋屈的模样,突然想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在两个女生面前说话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大勋,只是你说的这么突然,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魏大勋摆了摆手表示没事,但余光总是往白敬亭那瞟,可在他看来白敬亭并没有他的突然出柜而表示震惊,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那大勋你……”何老师一早猜到魏大勋会说出来这件事,但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时间他也没了主意。




“这才多大点事啊,”魏大勋拍了拍大腿,又开始傻乎乎的笑起来,“既然大家都这么看好我,那我就放心了!”




“所以你刚刚?”白敬亭看着魏大勋前几秒还闷闷不乐的样子,现在又突然转变成阳光小太阳的样子,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哥哥我是逗你们的,哈哈哈哈,是不是觉得我演技超一流啊!”




说着魏大勋很自然的笑着揽住白敬亭的肩膀,白敬亭嫌弃的一把推开他,起身准备离开休息室。




“你早这么说,我们都不搁这待了。走了走了,节目还要继续录呢。”




看着白敬亭离开休息室的魏大勋,原本笑眯眯的嘴角突然耷拉了下来,眼镜里写满了悲伤和无助;何老师和撒老师相互看了看也没敢开口,只能坐在一边等大勋开口。




“何老师、撒老师,我……”










05




自那次录节目之后,魏大勋笑的是越来越开心,脸上的梨涡就从来没消失过,而且约人出来吃饭的次数是越来越多,基本上每天都在外面喊朋友吃饭,但大侦探全员基本没怎么被邀约过,就连有时候白敬亭找他,他也处于不回的状态,直到何老师自己办了个私人的局,大家才算见到魏大勋本人。




魏大勋一推开包厢的门,原本热闹的环境突然冷却下来,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不可思议和吃惊。




“大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瘦成这样了?”鬼鬼看着眼前瘦的不成样子的魏大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有么?我觉得还好啊。”




魏大勋挠了挠头冲鬼鬼笑了笑,然后对何撒两人点了点头,对王鸥眨了眨眼睛,接着径直走到白敬亭面前,然后一屁股坐在他旁边,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着说:“咋,这么久不见,都不认识哥哥我了?”




白敬亭看着眼前瘦的连面颊都凹进去的魏大勋,原本想质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信息的话却哽在喉咙里,过了好一会他才说了句,“你怎么回事,接戏上综艺也不能累成这样啊……”




魏大勋却不以为然道:“诶,哥哥我这是自然瘦的,怎么样,羡慕吧?”




羡慕个屁,瘦成这个鬼样也不知道哪天风一刮,你就能飘起来了。小爷的电话不接也就算了,还不好好吃饭,欠打的慌。




后来还是何老师圆了场才让原本冷却的氛围再次热闹起来。




聚会结束大家都快走的时候,撒老师一把拽过想要独自离开的魏大勋进了何老师的车。进了车的魏大勋也只是默默的低头玩手机,一句话也不说。




“你说你这是干啥?”




撒老师气的要拿手指敲魏大勋的脑袋,但还是心疼他瘦成那样,只能使劲拍了拍车上的靠枕,还倔道:“这靠枕灰也忒多了,等我拍完灰,我再揍你小子!”




魏大勋听他这么一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别了,到时候再磕着你骨头。”




“所以大勋你真的打算不告诉那个人了?”一旁开车的何老师从后视镜看了看魏大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那天小白离开休息室之后,魏大勋一股脑的跟他们说了好多话,但是就是不愿意找他心上人要一个真爱之吻,他跟撒贝宁与魏大勋争论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尊重大勋自己的意愿,可在那之后他们基本就没见过大勋,一直到今天。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看着真的挺难受的,总觉得——”




“何老师,”魏大勋突然插嘴道,“不管怎么说何老师和撒老师你俩都不应该觉得愧疚和过意不去,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我决定不告诉他的。”




“但是这样下去,你可能真的会、会……”撒老师看着魏大勋的样子,眼睛突然觉得涩涩的,喉咙像哽住了一样那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会死,我知道。”魏大勋一脸了然的说着,“我不信命,真的。我十八岁之前那么胖,别人总笑话我,干什么都说我不成功,我告诉我自己不争馒头也要挣口气,一咬牙一跺脚,努力减肥努力学习,最后不仅瘦了还考上了中戏。”




“现在不过是个花吐症,我想我就算不告诉他也可以好好的活着,我想告诉我自己就算没有爱情,我还有友情、亲情,我不能奢侈那么多、要求那么多。”




“我这一生还那么长,怎么会因为花吐症而活不下去呢,就算没有什么真爱之吻,我觉得我一个人也可以挺过去的。”




“就算、就算我真的因为花吐症死了或者昏迷了,那只能说我不够强大。我不想告诉他,是因为我不想成为他的负担、他的累赘,喜欢他是我的事,我不应该把我个人的喜爱强加在他的身上,这对他不公平。”




“可是,大勋,你不尝试你怎么知道——”




“他对我只有友情,我很确定。如果冒失的跟他说我喜欢他,我因为他得了病,他必须立刻喜欢我然后吻我这样我才能恢复正常,你觉得他会怎么想,他可能会惊恐、他可能会害怕、他有可能会觉得恶心,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救我的人,所以不喜欢我就等于杀了我,可喜欢我,在这喜欢里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喜欢呢?”




“如果真爱之吻解决不了我的症状,那以后他该怎么看我?我不能因为我对他的喜欢而失去我跟他原本拥有的友情,我不想到最后没有拥有爱情还丢了友情。”




“我不能失去他,不能。”




“我宁愿我死的时候,他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参加我的葬礼,也不愿他不会来我的葬礼。至少以朋友的身份,我们还有很多快乐的经历;至少以朋友身份,他还可以怀念我。”




“我的爱不能那么自私。”




“我是爱他的,可他是自由的。”




车里只剩下微微的叹息和些许呜咽声,何老师红着眼打开车上的播放器试图赶走压抑的氛围,撒老师轻轻拍了拍大勋瘦弱的肩膀,拿着纸巾躲在车子一角偷偷擦眼泪。








06




魏大勋回去之后就开始不停的咳嗽,看着花瓣即将淹没自己,他陷入了昏天黑地的睡眠之中。在他沉沉入睡之前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画面,有爸妈慈祥的笑容,有撒老师满脸褶子的坏笑,有何老师坏笑时狡猾的眼光,有鬼鬼在“犯罪现场”的横冲直撞,有鸥姐英姿飒爽审问各位犯人的模样,有嘉尔努力纠正发音时的认真,有大老师开车时的一本正经………




还有白敬亭靠在他肩膀上笑的不可开交的样子。




“小崽子,做梦也能梦到你啊。”








07




樱花是爱情与希望的象征,代表着高雅,质朴纯洁的爱情。樱花宛如懵懂少女的,安静得在春天开放,满树的白色粉色的樱花,是对情人诉说爱情的最美语言。心中的某个人,就如那场寂寞的樱花雨,缓缓消失在时光的深处,留下永恒的记忆。








00




魏大勋的知乎收藏夹里有一个名为“白敬亭”的收藏,里面只有一条内容:




今日知乎话题:暗恋一个人最心酸的事情是什么?


答:怕他知道,怕他不知道,怕他装作不知道












THE END






——————————————




我的第一次be就这样献给了山花:D(发过誓从不写be的人表示:真香)




一直都很想写花吐症这个梗,终于写出来了,本来就想写个短篇,然鹅,越写越长,然后短篇变成了短篇plus plus




文章里的部分内容来自我的真情实感,但是如果遇到喜欢的人,请不要大意的直接告诉ta你的心意吧!不要害怕,不要有顾虑,大声说出来你才能得到答案,一直闷在心里是不会得到任何回应的;哪怕得到的答案不是你想的那样,但是至少你让对方知道了你的心意,你也可以尽早放下心中的感情,去广阔的草原寻找下一个目标!(这个看你自己(●°u°●) 」




文章太长请多多包涵,文笔有待提高,也请大家多多包涵!




我或许会写续文,但续文绝对是he!











不见海端:

2P,约视角的见面√,后面是比较喜欢的格子单独截出来

(卡尔其实只是因为发现这游戏还能上热武器+约的颜值较之前面几位有点出乎意料所以惊了hhhh,至于心跳……是我要追你了!!对就是追没错

逢魔时刻=据说精华三上入殓师主题逢魔时刻

点亮星星=摄影师挂件星见

就是……嗯……好像……约过于攻了?请相信TAG……!!

这个点发也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得见orz

这是一个白魏向视频的整理博

漓子:

按up主整理,排名不分先后


链接可戳




---------------------------------------------------


发量惊人张秃子


1.【山花/白魏】【白骑士x魏公主】小甜饼了解一下?


地址:av26828595


2.斯德哥尔摩情人|我是同谋,绝对是同谋。(车,慎入)


地址:av28171861


3.【白魏】【白读书x魏民谣】风度(渣花预警)


地址:av29539381


4.【白魏】【白梦想x魏了爱】小半


地址:av30400924


5.【白魏】【顾南衣x魏美男】天命风流


地址:av31275343


6.【白魏】《妻子的作死旅行》预告片


地址:av31868859


7.【白魏】《妻子的作死旅行》彩蛋


地址:av33682706






subakonya


1.【山花‖白魏】I'm Not Gay(花视角)


地址:av25160227


2.【白魏‖双北】请让我叫您岳父大人(请配合简介食用)


地址:av27029466




南希璐


【山花 | 白敬亭x魏大勋】疑心暗鬼【双切开黑/小破车/KISS】


地址:av33094109




浅语如初 


【山花CP】【纯脑洞】【白敬亭X魏大勋】《荣耀与你》系列


预播片花:av21228278


第一集:av21888016


第二集:av22134731


第三集:av22575173


第四集:av23132631


第五集:av23534817


第六集:av24020513


第七集:av24674318


第八集:av25717075


第九集:av26106415


第十集:av28210779


第十一集:av32005763


未完待续




heanhean


【白魏丨山花cp】给我开!往无忧客栈开!(有肉慎入!)


地址:av18960656






莫木_


1.【白魏/山花】偷偷喜欢你(完整版)


地址:av18502151


2.【白魏山花】多幸运


地址:av21974454




你猜是什么味的老冰棍


【白敬亭X魏大勋】一辆小破车


地址:av19458623


2.【白敬亭×魏大勋丨陆之昂×华一龙】岁月神偷


地址:av21504559




车仔茶


【山花/白魏】明侦+24h糖-我只是糖的搬运工


地址:av22360887








谁在背后说我帅呢


1.【山花/白魏】恋爱的心情


地址:av21529539


2.【山花/白魏】极速爱情//双向暗恋//陆之昂X孙祺龙


地址:av22655453


3.【山花/白魏/想爱】HONEY TRAP


地址:av23184681


4.【山花/白魏】I Really Like You


地址:av24866954


5.【山花/白魏】东北茱丽叶//白骑士x勋白雪的兼容性测试


地址:av26181583


6.【山花/白魏】让我们就这样相爱吧


地址:av30709140


7.【山花/白魏】小狐狸


地址:av22400529




你好-我很想念你


1.【山花】【白魏】【禁区】杀人凶手山x警察花 到底谁把谁关在这大楼


地址:av27366020


2.【山花】【白敬亭×魏大勋】性感花花 在线撩山


地址:av29850600






希寶heebo


1.【白rapX勋外卖】【山花cp】终于等到你


地址:av25582171


2.【陆之昂X华一龙】【山花cp】永不失联的爱 (三部曲之一)


地址:av19333181


3.【陆之昂X华一龙】【山花cp】后来的我们 (三部曲之二)


地址:av20025712


4.【陆之昂X华一龙】【山花cp】终于结束的起点 (三部曲之三)


地址:av20430158


5.【山花】斯德哥尔摩情人 (想爱cp)


地址:av23865536


6.【山花】手望 (陆之昂X张志刚/孫祺龙)


地址:av29782618






周發財2333


1.【山花CP/白魏】【白敬亭X魏大勋】【陆之昂X马俊才】【肉渣】真相是假


地址:av18974136


2.【山花CP/白魏】【白敬亭X魏大勋】【陆之昂(乔燃)X孙祺龙】来自小白的告白


地址:av27412410






超冷的芒果沙冰


【白魏/黑化】有车——占有欲


地址:av31481661




晋北


【山花/电影拉郎】告白予行练习


地址:av25545569




瑾诺瑾诺


1.【山花】【白魏】【白敬亭&魏大勋】【黑化】亲爱的宝贝


地址:av21707984




禾丁贝


【山花/白魏】【白白生贺】每天回家都能看到老婆卖萌剧场


地址:av33848162


--------------------------------


如有遗漏欢迎评论处补充


请大家合理利用弹幕收藏硬币转载功能支持大大


保护b站中稀缺资源的白魏太太人人有责

感觉很棒诶~~~虽然没看…太懂……受到智商压制(。┰ω┰。)

花屋:

  “回答我,弥礼安是谁?”
  “我不知道……她不存在……”
  “那和你一起生活的人是谁?死去的人是谁?”
  “没有人和我一起生活,没有人死去。”
  “那我是谁?”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不要逼我……不要再问我了求你……”
  “我是谁?”
  “对不起,弥礼安。”

                              ——『被遗忘的弥礼安(The Forgootten Miriam)』

————————————————————

  『被遗忘的弥礼安(The Forgootten Miriam)』是一部电影,也是电影中主角——一位作家所著的书。剧中白敬亭是饰演弥礼安(女)和弥礼安的蓝本(男)。魏大勋饰演的是一位作家,和真正的弥礼安。

  所以白白穿着女装!因为他演的是女主角……
  故事有一点点复杂……其实白白和花花两人都同时是男主和女主,两人都有男装部分和女装部分,两人都饰演了弥礼安(男、女)。

  (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说清楚QAQ)


  有点绕和复杂…… 

  整个故事有三层,由表及里,第一层这个故事文本本身,第二层白魏饰演的故事,第三层饰演的故事中,白书写和魏书写的故事。

  第三层中有三个结构,第一个结构是白魏饰演的两个角色的真实生活(10年前);第二个结构是男主A(魏)书写故事,故事中的弥礼安(女、白)和男主A的故事;第三个结构是男主B(白)真实看到的男主A(魏)书写故事的真实故事,而真实的弥礼安(男)应该是男主A(魏)

  

  因为太绕我自己还画了一张思维导图,害怕自己忘了想法和逻辑OTLLL

  如果感兴趣可以问我……我会同你讲故事的!💐

【山花】最佳暗恋

阳春白雪:

*终于!有机会写花吐症这个梗了!


*花吐、吐花傻傻分不清


*这是一篇来自暗恋者的倾诉


*私设‼️:吐花者一旦开始吐花就停不下来,未能得到暗恋对象的芳心将会永远陷入昏迷(不是死亡)








01


                      知乎今日话题:最理性的暗恋是什么样子?


                      587万热度




最理性?魏大勋看了看回答区稍稍撇了撇嘴,手指向右一滑退出了这个话题然后又迅速往下滑去。




“大勋!”




只听砰的一声,休息室的门被风一样的人影撞开,等魏大勋回过神来的时候就见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在沙发上到处乱翻。




“鬼鬼,你干啥啊,我这又没有证物可以搜。”




鬼鬼一边往沙发深处扒着,一边回头望了望坐在化妆台上的魏大勋,眼睛在眼眶上咕噜一转,蹭的一下从沙发上跳下来冲向魏大勋,“不许动!”




魏大勋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鬼鬼,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然后魏大勋的手机就在鬼鬼的冲击下以一种优美的弧线翻转跳跃然后掉在了地上。




“啊!!!鬼鬼,那是我手机!”




鬼鬼看着地上的手机,原本要抓魏大勋领子的手悬在半空,她尴尬的冲魏大勋傻笑着,然后摸了摸自己的头,“大勋,我不是故意的,撒老师说你这屋里有下期的惊喜,找到的人就可以当下一期的侦探。撒老师不会骗人的!”




魏大勋捡起掉在地上的手机,往身上蹭来蹭左右看了看,确认手机上没有裂痕还能开机使用后,一手使劲的揉了揉鬼鬼的头,脸上的笑容越变越大,嘴角的梨涡愈发明显,“撒老师那个狗头侦探说啥你都信啊,说不定就是想把你吱走然后去拿你房间里的零食吃!你现在回去他说不定还能留点渣给你。”




“什么?”鬼鬼一手扒开头上的手,想了想在自己休息室时撒老师和自己分享“找礼物得侦探”这个好消息时那一脸的坏笑,一双乌黑的眼睛立刻瞪的像铜铃一样,“我马上就回去!”




说罢朝门口冲去,过了好一会又折回来扶着门把喊了句“大勋,手机的事我真的很对不起,以后我的零食就是你的!”,然后将门把一甩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魏大勋无奈的看了看自己休息室的门又摸了摸刚刚才受过伤害的手机,过了半响弱弱的说道:“那我谢谢您了,咳咳咳——”




几朵花瓣就这样从魏大勋的嘴里飞了出来。




???啥玩意这是???




“我——咳咳咳——”




然后更多的花瓣从魏大勋的嘴里喷了出来,接着一股恶心感从他的胃里悄然升起,还没等他自己反应过来喉咙里有一堆东西涌来出来。








02




被鬼鬼揭穿真面目的撒老师乘她跟何老师告状的机会,偷偷的从演播大厅逃了出来一路直奔魏大勋的休息室。




结果一打开门就看到魏大勋捂着胃嘴里吐着花瓣,还好吐的只是花瓣,撒老师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胃,等等?




“花瓣?!”




“撒老——咳咳咳——”魏大勋看着嘴巴张得可以放下一个磅砣的撒老师,有些痛苦的揉了揉太阳穴,这一天两天的大家怎么都不敲门呢?




“不是,大勋你这是怎么了?”撒老师立刻把门关上,小跑走到魏大勋面前将他扶到一旁乱糟糟的沙发上,帮他顺了顺背,“你是不是吃坏什么了?怎么还吐起花瓣来了?”




魏大勋也很困惑,但他现在难受的根本让他无法思考和回答,每说一个字嘴里就会喷出一朵花,喉咙处的疼痛就如同锋利的刀片割开一样,胃部更是配合着疼痛兴风作浪。




“呕——”




这次魏大勋不仅吐出了花瓣,还吐出了血,一旁帮忙给他顺背的撒老师吓了一跳,立马要去门外找工作人员帮忙,却被魏大勋一把拦住。




“我、我等会,等会就好了。”




被拦住的撒老师叹了口气,将魏大勋扶回沙发上后,从化妆台上的热水瓶里倒了些热水递到魏大勋的面前,帮着他喂了几口水进去。水的热意慢慢从胃里散开,魏大勋缓了一会后胃里的疼痛感渐渐消失,喉咙里的阻塞感也消失不见,“我、我没事了。”




“真的?你是不是胃病犯了?不然怎么会咳血了?”




“我胃挺好的啊,吃啥啥嘛香,昨晚还和小白一吃的火锅呢。咳血该不会是最近火锅吃多了,上火?”




“那这花……”




撒老师和魏大勋一齐看向地上那一堆花瓣,然后互相看了看彼此,心有灵犀的走到花瓣前蹲下来仔细观察起来,为此撒老师还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副眼镜戴在脸上。




“你这吐的花里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吧?”撒老师看着花堆,左瞧瞧右看看就是不肯下手碰。




“啥意思?”




魏大勋抬头看了眼撒老师,然后一把按住撒老师的头要往花堆里按,多亏撒老师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魏大勋罪恶的大手往后一转,魏大勋疼的龇牙咧嘴,脚一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看你小子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疼死你算了!”




“屁,我跟你说我既然能吐花,你就别在这跟我动手啊,小撒,不然我嘴一张让你淹没在花海里,让你成为这期的第二个命案。”




“啊呸,你可拉倒吧,吐两片花瓣就能淹死我,那我岂不是能烧死你?”撒老师一边跟魏大勋贫嘴,一边拿着地上的花靠近自己的眼镜仔细打量了起来。








03




“你是说大勋吐了一堆樱花瓣?”何炅有些狐疑的看着撒贝宁那一本正经的脸,原本想要质疑他这个明灯故意在搜证时间捣乱的话语只能咽进肚子里,虽然撒贝宁经常性的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但像今天这样严肃的如同在播《今日说法》一样还是头一回。




“真的!我仔细观察了他吐的花瓣,有粉有白,而且花瓣先端缺刻、花色幽香艳丽——”




“打住!”何炅一把抓住撒老师那一科普就要伸出来的食指,颇为疑惑的说,“就算那是樱花瓣,可是大勋又不是树,怎么可能喷花呢?撒明灯你该不会是这一期的凶手想要来混淆视听?”




撒贝宁看何炅一脸不信的样子,立刻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方巾,然后看了看在另外一边认真搜证的小孩们,放心的拿给何炅看。




“就算真的是大勋吐出来的,你居然还戴着,还拿帕子装起来?”




“这是侦探应该做的!”说着撒贝宁骄傲的扬了扬头。




在一边和魏大勋搜证的白敬亭看到两位犯罪嫌疑人在一旁的角落里嘀嘀咕咕个不停,撒老师更是高兴的昂着头,脸上的褶子都能成花了;他皱了皱眉拍了拍魏大勋的肩膀问道:“你说双北老师在那里干什么呢?”




魏大勋随着白敬亭的目光看向角落里的两位老师,心里嘀咕道“撒老师该不会跟何老师说我今天吐花的事了吧?”




“不应该啊……”




白敬亭转头看向魏大勋,一只胳膊靠在魏大勋的肩膀上,笑着说:“什么不应该?不会你是他俩的帮凶吧?”




“啊去,哥哥我才不是凶手呢,只是——呕——”




话还没说完,魏大勋就觉得喉咙里要涌出些东西,胃也开始翻江倒海,他习惯性的弯下腰捂住胃,嘴止不住的呕起来。原本靠着魏大勋的白敬亭突然落了空差点摔倒,本来想怼上几句却看到魏大勋捂着胃吐了起来,连忙将蹲下来将他抱进怀里。




“别拍了!大勋他——”




本来着急的白敬亭看到魏大勋吐的东西更是被惊的说不出话来,听到动静的工作人员和何老师等人正准备走过来却又被白敬亭一声喝住,“别过来!”




“我是说大家不用担心,大勋只是不太舒服,我扶他去休息室就行。”








04




“所以大勋是真的吐花了?”何炅看着白敬亭手里的花,满脸都写着不可思议,“还是说小撒你把小白给带坏了?”




“什么玩意?我是这样的人儿么?”撒贝宁跺了跺脚,拿起白敬亭手里的花瓣就要往何炅头上砸。




“是真的,”白敬亭也管不上眼前两位加起来都快一百多岁的老师在休息室里快打起来,怀里的魏大勋刚刚在演播厅猛的一吐现在好不容易消停了一会,可额头上的冷汗却不停的冒着,他手里也没有纸巾只能拿袖子给魏大勋擦汗。




“大勋怎么样了?好些了么?”王鸥跟鬼鬼一起走进休息室,一进屋就看到何老师跟撒老师在那里玩花瓣玩的不亦乐乎,而魏大勋脸色苍白的躺在白敬亭的怀里,白敬亭急的也脸色发白。




“好多了,至少没再吐了。”




“可是大勋怎么会吐出花来?昨天我去他休息室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啊。”




“诶诶诶,麽有的事,”撒老师终于从打闹中清醒了过来,找了一旁的沙发坐下翘着二郎腿慢慢的说道:“昨天你去过之后,我跑到大勋那的时候他正好在那吐的昏天黑地的,吐的也是花瓣,而且还咳血了。”




“那这到底是什么病啊,要不咱现在带他去医院看一下吧。”




“别,何老师,”撒老师伸了伸手示意何老师不要着急,推了下眼镜说,“我昨晚熬夜查了一下,这是一种很奇特的病,名叫花吐症,症状就跟大勋现在的一样,但是症状的起因却特别奇怪。”




“因为暗恋郁结成疾,嘴里会吐出花瓣,短时间内如果没有让暗恋对象知晓,就会永远昏迷……”白敬亭接着撒老师的话说了下去,眼神却一刻都没有从魏大勋身上移开,他心里莫名觉得古怪却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只能不动声色的将怀里的人抱的更紧一些。




“那,只要找到大勋喜欢的人不就行喽?”




“你这脑袋果然价值两亿啊,”撒老师恨铁不成钢的敲了一下鬼鬼的脑袋,“这么多人上哪找去?”




“那就问咯,撒撒你才笨咧!”




“你要是问能问出来的话,他还至于到现在躺在小白腿上不起来么?早就撒丫子跑去找人了!”




所有人的目光因为撒老师的这句话全都聚集到魏大勋的身上,白敬亭更是推了一把在他怀里的魏大勋,“诶,我们都担心你呢,你怎么跟看相声似的还听上了,有话就说。”




“大勋你说出来你喜欢谁,我们帮你出谋划策啊!”




魏大勋眨了眨眼一骨碌从白敬亭怀里起来,坐在一旁低着头也不说话,鬼鬼看着急的抓着王鸥的衣袖上的扣子揪来揪去,王鸥也只能轻拍鬼鬼的头以示安抚,何老师看着魏大勋的样子心里也有几分了然,于是出声安慰道“大勋可能是害羞了,但这么多年我都没听说过花吐症,而且也没有类似的医学案例发生,撒老师跟小白所知道的也不一定是全部,而且我觉得大勋他自己心里有数。”




“这倒是真的,我找了一晚上也只找到了花吐症的一星半点,而且跟小白说的还有些差别。”




“那就让大勋先休息会吧,毕竟这是他私事,我们也不太好插手,但是有困难我们肯定会竭尽全力帮忙的。”说着,王鸥走到魏大勋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又对大家说:“我们也在休息室里待挺久了,演播厅那边估计都炸了,我先出去跟他们说一下。”




鬼鬼见状连忙跟着王鸥一起出去,临走时还鼓励大勋道:“大勋,喜欢就要勇敢追求哦!”




王鸥和鬼鬼离开后,原本沉默的魏大勋突然说道:“可是我不敢追。”




何、撒、白三人同时愣在那里,还是何老师反应的快问道:”为什么啊,大勋?”




“是啊,为什么啊傻小子?”




魏大勋撇了眼身边的白敬亭,一咬牙说道:“万一他知道我喜欢他呢?”




撒老师一听这话笑的合不拢嘴,“唉哟,哪家的姑娘啊,我去好好跟她聊聊先。”




“不、不是女的……”




“嗯???”撒老师看着魏大勋那憋屈的模样,突然想明白他为什么不愿意在两个女生面前说话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大勋,只是你说的这么突然,我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魏大勋摆了摆手表示没事,但余光总是往白敬亭那瞟,可在他看来白敬亭并没有他的突然出柜而表示震惊,他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一句话也不说。




“那大勋你……”何老师一早猜到魏大勋会说出来这件事,但没想到会在这个节骨眼上,一时间他也没了主意。




“这才多大点事啊,”魏大勋拍了拍大腿,又开始傻乎乎的笑起来,“既然大家都这么看好我,那我就放心了!”




“所以你刚刚?”白敬亭看着魏大勋前几秒还闷闷不乐的样子,现在又突然转变成阳光小太阳的样子,不由得皱了下眉头。




“哥哥我是逗你们的,哈哈哈哈,是不是觉得我演技超一流啊!”




说着魏大勋很自然的笑着揽住白敬亭的肩膀,白敬亭嫌弃的一把推开他,起身准备离开休息室。




“你早这么说,我们都不搁这待了。走了走了,节目还要继续录呢。”




看着白敬亭离开休息室的魏大勋,原本笑眯眯的嘴角突然耷拉了下来,眼镜里写满了悲伤和无助;何老师和撒老师相互看了看也没敢开口,只能坐在一边等大勋开口。




“何老师、撒老师,我……”










05




自那次录节目之后,魏大勋笑的是越来越开心,脸上的梨涡就从来没消失过,而且约人出来吃饭的次数是越来越多,基本上每天都在外面喊朋友吃饭,但大侦探全员基本没怎么被邀约过,就连有时候白敬亭找他,他也处于不回的状态,直到何老师自己办了个私人的局,大家才算见到魏大勋本人。




魏大勋一推开包厢的门,原本热闹的环境突然冷却下来,所有人的脸上都充满了不可思议和吃惊。




“大勋,你这是怎么了?怎么瘦成这样了?”鬼鬼看着眼前瘦的不成样子的魏大勋,一双乌溜溜的眼睛里写满了担忧。




“有么?我觉得还好啊。”




魏大勋挠了挠头冲鬼鬼笑了笑,然后对何撒两人点了点头,对王鸥眨了眨眼睛,接着径直走到白敬亭面前,然后一屁股坐在他旁边,露出一口大白牙笑着说:“咋,这么久不见,都不认识哥哥我了?”




白敬亭看着眼前瘦的连面颊都凹进去的魏大勋,原本想质问他为什么不接电话不回信息的话却哽在喉咙里,过了好一会他才说了句,“你怎么回事,接戏上综艺也不能累成这样啊……”




魏大勋却不以为然道:“诶,哥哥我这是自然瘦的,怎么样,羡慕吧?”




羡慕个屁,瘦成这个鬼样也不知道哪天风一刮,你就能飘起来了。小爷的电话不接也就算了,还不好好吃饭,欠打的慌。




后来还是何老师圆了场才让原本冷却的氛围再次热闹起来。




聚会结束大家都快走的时候,撒老师一把拽过想要独自离开的魏大勋进了何老师的车。进了车的魏大勋也只是默默的低头玩手机,一句话也不说。




“你说你这是干啥?”




撒老师气的要拿手指敲魏大勋的脑袋,但还是心疼他瘦成那样,只能使劲拍了拍车上的靠枕,还倔道:“这靠枕灰也忒多了,等我拍完灰,我再揍你小子!”




魏大勋听他这么一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可别了,到时候再磕着你骨头。”




“所以大勋你真的打算不告诉那个人了?”一旁开车的何老师从后视镜看了看魏大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那天小白离开休息室之后,魏大勋一股脑的跟他们说了好多话,但是就是不愿意找他心上人要一个真爱之吻,他跟撒贝宁与魏大勋争论了很久,最终还是决定尊重大勋自己的意愿,可在那之后他们基本就没见过大勋,一直到今天。




“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看着真的挺难受的,总觉得——”




“何老师,”魏大勋突然插嘴道,“不管怎么说何老师和撒老师你俩都不应该觉得愧疚和过意不去,这是我一个人的决定,是我决定不告诉他的。”




“但是这样下去,你可能真的会、会……”撒老师看着魏大勋的样子,眼睛突然觉得涩涩的,喉咙像哽住了一样那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会死,我知道。”魏大勋一脸了然的说着,“我不信命,真的。我十八岁之前那么胖,别人总笑话我,干什么都说我不成功,我告诉我自己不争馒头也要挣口气,一咬牙一跺脚,努力减肥努力学习,最后不仅瘦了还考上了中戏。”




“现在不过是个花吐症,我想我就算不告诉他也可以好好的活着,我想告诉我自己就算没有爱情,我还有友情、亲情,我不能奢侈那么多、要求那么多。”




“我这一生还那么长,怎么会因为花吐症而活不下去呢,就算没有什么真爱之吻,我觉得我一个人也可以挺过去的。”




“就算、就算我真的因为花吐症死了或者昏迷了,那只能说我不够强大。我不想告诉他,是因为我不想成为他的负担、他的累赘,喜欢他是我的事,我不应该把我个人的喜爱强加在他的身上,这对他不公平。”




“可是,大勋,你不尝试你怎么知道——”




“他对我只有友情,我很确定。如果冒失的跟他说我喜欢他,我因为他得了病,他必须立刻喜欢我然后吻我这样我才能恢复正常,你觉得他会怎么想,他可能会惊恐、他可能会害怕、他有可能会觉得恶心,他是唯一一个可以救我的人,所以不喜欢我就等于杀了我,可喜欢我,在这喜欢里又有多少是真正的喜欢呢?”




“如果真爱之吻解决不了我的症状,那以后他该怎么看我?我不能因为我对他的喜欢而失去我跟他原本拥有的友情,我不想到最后没有拥有爱情还丢了友情。”




“我不能失去他,不能。”




“我宁愿我死的时候,他是以朋友的身份来参加我的葬礼,也不愿他不会来我的葬礼。至少以朋友的身份,我们还有很多快乐的经历;至少以朋友身份,他还可以怀念我。”




“我的爱不能那么自私。”




“我是爱他的,可他是自由的。”




车里只剩下微微的叹息和些许呜咽声,何老师红着眼打开车上的播放器试图赶走压抑的氛围,撒老师轻轻拍了拍大勋瘦弱的肩膀,拿着纸巾躲在车子一角偷偷擦眼泪。








06




魏大勋回去之后就开始不停的咳嗽,看着花瓣即将淹没自己,他陷入了昏天黑地的睡眠之中。在他沉沉入睡之前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画面,有爸妈慈祥的笑容,有撒老师满脸褶子的坏笑,有何老师坏笑时狡猾的眼光,有鬼鬼在“犯罪现场”的横冲直撞,有鸥姐英姿飒爽审问各位犯人的模样,有嘉尔努力纠正发音时的认真,有大老师开车时的一本正经………




还有白敬亭靠在他肩膀上笑的不可开交的样子。




“小崽子,做梦也能梦到你啊。”








07




樱花是爱情与希望的象征,代表着高雅,质朴纯洁的爱情。樱花宛如懵懂少女的,安静得在春天开放,满树的白色粉色的樱花,是对情人诉说爱情的最美语言。心中的某个人,就如那场寂寞的樱花雨,缓缓消失在时光的深处,留下永恒的记忆。








00




魏大勋的知乎收藏夹里有一个名为“白敬亭”的收藏,里面只有一条内容:




今日知乎话题:暗恋一个人最心酸的事情是什么?


答:怕他知道,怕他不知道,怕他装作不知道












THE END






——————————————




我的第一次be就这样献给了山花:D(发过誓从不写be的人表示:真香)




一直都很想写花吐症这个梗,终于写出来了,本来就想写个短篇,然鹅,越写越长,然后短篇变成了短篇plus plus




文章里的部分内容来自我的真情实感,但是如果遇到喜欢的人,请不要大意的直接告诉ta你的心意吧!不要害怕,不要有顾虑,大声说出来你才能得到答案,一直闷在心里是不会得到任何回应的;哪怕得到的答案不是你想的那样,但是至少你让对方知道了你的心意,你也可以尽早放下心中的感情,去广阔的草原寻找下一个目标!(这个看你自己(●°u°●) 」




文章太长请多多包涵,文笔有待提高,也请大家多多包涵!




我或许会写续文,但续文绝对是he!











晚风江吟:

水清没鱼.佛系女子:

满杯千水水_:

做了一个如何用手机给lof加超链接的傻瓜教程,巨简单易学一看就会

快夸我可爱!【】

……
……
……
这个教程的意思是,方便大家在不想开电脑又不想记代码的情况下套用现成的格式简易搞出好看的超链接

能开电脑的话搞超链接比这个简单一百倍,这只是方便手机党的……

墙头很多的凡度:

我的天啊这是什么日系美大叔风!!!!!我一个旋转暴毙爱上白宇啊啊啊啊啊啊